剣 と 寒 紅
關於部落格
華麗的一刀,帶來被拒絕的思念,請不要說出口,過於虛偽的紅,才是禁忌......
  • 6475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古代有名同性戀50名(PART1)~~

中國的同性戀具有長久歷史,個中人物從帝王名士到平民倡優,構成了古代中國一個曖昧的人群集合。下面按照歷史順序,選擇百位左右聲名尤著者加以介紹。

 

 

(1)衛靈公與彌子瑕、宋朝

         

衛靈公與彌子瑕之間產生了著名的「分桃」典故,事情的原委是:君臣二人共游果園,彌子食桃而甘,未盡,遂以其半遺君。靈公食而甘之,曰:「愛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後來彌子色衰愛弛,靈公便拿此說事,責怪道:「是曾啖我以余桃!」孔子和他們同時,曾經出仕於衛,受到了衛靈公的禮遇,他的學生子路和彌子瑕是連襟關係。
衛靈公還喜歡宋國公子朝。宋朝相貌俊美,他既受靈公寵幸,又與靈公夫人南子有私。姦情路人皆知,一次衛太子過宋,宋人歌之曰:「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意思是說:你們求子的母豬已經得到了滿足,為什麼還不歸還我們那漂亮的公豬?於是後世出現了「婁豬艾豭」的說法,艾豭指靠著與家主的同性戀關係而私通家主妻妾(婁豬)的人。

            

                   
(2)公為與汪錡

          

為是魯國公子,汪錡為其嬖僮。在齊魯之間的一次戰鬥中,他倆同乘一輛戰車奮勇拚殺,一同戰死,一同停殯。國人因汪錡年紀甚輕而欲以殤禮葬之,孔子聽說後則曰:「能執干戈以衛社稷,可無殤也。」

                     

                  

(3)齊景公與羽人
                            

齊景公面姣,有一個負責徵集羽翮的小臣竟敢向著他注視,面帶傾慕。公怒,將欲殺之。相國晏嬰勸道:「拒欲不道,惡愛不祥。雖使色君,於法不宜殺也。」景公覺著有理,便表示:「惡然乎,若使沐浴,寡人將使抱背。」

                                

                      
(4)
楚宣王與安陵君

                                

安陵君的固寵手段可以為後宮美人樹立樣板:一次宣王出遊,興致甚高而發出感問:「寡人萬歲千秋之後,誰與樂此矣?」安陵君泣下而言曰:「大王萬歲千秋之後,願得以身試黃泉,蓐螻蟻。」也就是願意從死,不再樂生。於是,贏得了宣王更加的愛寵。

 

 
(5)鄂君與越人

               

鄂君子皙是楚國令尹,一日他泛舟水上,閑雅雍容。有一划船的越人暗生傾羨,便用越語歌吟,意思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鄂君即刻回應以行動:「乃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其實就是與之同床共寢了。後世用「鄂君繡被」表示對同性戀夥伴的憐愛。

                 

                              
(6)
魏王與龍陽君

                               

龍陽君的固寵手段也很高明,他的名氣比安陵君更大,「龍陽」是古代經常使用的男寵孌童的代稱。一次魏王與之同船共釣,龍陽忽然泣下,王問原由,對曰:臣所得之魚越來越大,故欲將前魚棄置。而今四海之內美人甚眾,皆欲趨於王庭,則臣亦將見棄矣,安能無涕出乎?魏王大受感動,於是布令四境之內:「有敢言美人者,族!」

               

                        
(7)
漢高祖與籍孺

              

漢朝的這位開國帝王甚好男色,以後西漢幾乎每一位皇帝都有此好。 

      

      

(8)漢惠帝與閎孺

        

閎孺和籍孺都沒有什麼才能,只是以婉佞貴幸,公卿皆因關說。二人的際遇很受人羨慕,以至惠帝之時,為能獲得皇帝的垂青,侍中等官在穿帶打扮上都向著他倆看齊,帽子上插著羽毛,臉上塗著脂粉。

      

        
(9)
漢文帝與鄧通
               

鄧通出身低微,成為文帝幸臣後常為帝吮癰。文帝賜給他蜀地嚴道銅山,可以自鑄銅錢,遂富無比。但是文帝死後,即位的景帝立刻就將他貶黜,最終「竟不得名一錢,寄死人家」。大富極貧的鄧通的經歷很能體現出人生無常的含義。
        

        

(10)漢武帝
                      

漢武帝幸臣眾多。韓嫣是他的少年同學,當時就已相愛。後來韓嫣因寵而富,在長安市中把金丸當彈球,一天遺失十餘個,以致當時諺云:「苦饑寒,逐金丸。」貧家兒童緊隨他的身後,看到金丸的落處就敢緊去搶拾,成為京中一景;倡優出身的李延年在宮中做太監,善為新聲,是歷史上有名的音樂家。他「與上臥起,甚貴幸」。並且雖為閹宦卻未曾徹底淨身,竟能與宮人為奸;衛青、霍去病分別是武帝衛皇后的弟、侄,靠著這層關係先後在武帝身邊做侍中,帝對衛青隨便到了「踞廁而視之」的地步。不過二人雖為嬖倖卻能雄豪自振,在抗擊匈奴的戰爭中立下了赫赫戰功,聲傳古今,歷為當時及後世所稱揚。

(11)漢成帝與張放
      

這兩人雖為君臣卻又像是兄弟。張放「與上臥起,寵愛殊絕」。經常陪從成帝微服出遊,鬥雞走馬長安市,風流浪跡五陵中。但後來在太后和朝臣的壓力下,成帝不得不將張放外遣出都,不久復又征入。又受壓力,只好再遣。屢征屢遣,直到成帝崩逝,張放則思慕哭泣而死。

  
(12)漢哀帝與董賢 
   

他們之間產生了歷史上最著名的同性戀典故,即斷袖故事:董賢美麗自喜,哀帝悅其儀貌而幸之。一次,董賢白天壓著哀帝的衣袖安睡,帝欲起而不欲驚賢,便將自己的衣袖割斷,可見恩愛之深。古代沒有「同性戀」這一名詞,「斷袖」是對同性戀現象最典型的概念表達。

   
(13)霍光與馮子都     

霍光是西漢權臣,馮子都是他的寵奴。兩人的同性戀關係使得子都身份雖賤卻很得勢,百官以下都要仰承他的鼻息。霍光死後,馮子都與光妻私通。

  
(14)梁冀與秦宮     

梁冀是西漢權臣,秦宮是他的寵奴。兩人的同性戀關係與霍光馮子都在各方面都很相似:秦宮也很有權勢,曾與冀妻私通。在後世,人們常用這兩個事例來說明家主奴僕同性戀對家庭倫理所造成的危害。

   
(15)晉廢帝海西公司馬奕與相龍等 
     

海西公「不男」,也就是陽莖短小,性慾低下。可他的兩個美人卻生產了幾個男孩,原來他是讓外嬖相龍等與美人交接,生子,以為己子。百姓歌云:「鳳皇生一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今定成龍子。」

    
(16)後趙主石虎與鄭櫻桃    

石虎字季龍,是東晉列國時期非常殘暴的一位君主。他稱王前寵惑優僮鄭櫻桃而殺妻郭氏,更納清河崔氏女,櫻桃又譖而殺之。按總的來看,歷史上的鄭櫻桃應當是一位女性,但因「僮」字,把他看成為男性的人也不少,在後世鄭櫻桃是名優美伶的代稱。


(17)前秦主苻堅與慕容沖 
  

  

氐族苻堅在東晉列國時期是一位名主,幾乎統一了北方。在攻滅鮮卑前燕後,燕國清河公主和他的弟弟慕容沖同時被納,寵冠後庭。後來苻堅在淝水之戰中敗於東晉,慕容沖、姚萇等便起兵攻之。最終苻氏受縊而死,慕容沖則成為西燕主,但不久後亦為部將所殺。這兩人之間的「同性戀」是亂世男風的典型,個人感情夾雜於民族仇恨、宗族恩怨和政治紛爭當中,變化極富戲劇性。

 
(18)陳文帝與韓子高

韓子高容貌美麗,狀似婦人,離亂當中得寵於陳文帝陳蒨,竟也能屢立戰功,拜爵封將。兩人之間的故事後來被寫成了《陳子高傳》,子高變為陳姓。在明代雜劇《男王后》裡,陳子高更是被封做了正宮王后,事愈傳而人愈奇。

(19)周小史

周小史是晉代出名的美男,有人作詩詠道:「可憐周小童,微笑摘蘭叢。鮮膚勝粉白,慢臉若桃紅。…… 剪袖恩雖重,殘桃愛未終。娥眉詎須疾,新妝遞入宮。」

(20)桓溫與卻超

桓溫是東晉權臣, 卻超為其心腹謀士。某晚二人同宿,早晨謝安等前來議 事,偶然發現卻氏猶在睡帳當中。謝安笑謂:「卻生可謂入幕賓也。」入幕之賓的典故由此而來。

(21) 桓玄與丁期

桓玄是桓溫之子,寵愛丁期。在賓客聚集的場合,期恆坐玄後,食畢便回盤與之。後來桓玄叛晉,兵敗臨死之時,期乃以身捍刃。

(22)張暢與張輯

南朝宋·張暢愛其弟子輯,臨終遺命,與輯合墳,時議非之。

(23)王僧達與王確

南朝宋·王僧達與王確是叔侄關係,確年少美姿容,僧達與之私款。後來王確不想保持,將避往它地。僧達大怒,暗中在住所屋後做大坑,欲誘確來別,殺而埋之。事洩乃止。

(24)沈約

梁間 著名文學家沈約曾經作有一篇《懺悔文》,其中寫道,他「爰始成童,有心嗜欲。分桃斷袖,亦足稱多。此實生死牢阱,未易洗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