剣 と 寒 紅

關於部落格
華麗的一刀,帶來被拒絕的思念,請不要說出口,過於虛偽的紅,才是禁忌......
  • 628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宜春香質-風集第五回

第五回 雪深怨鋤強扶弱 報大德轉劫投胎 
  

   
話說小孫被干將脅下一腳踢死,將屍寄於土地廟裏,大家一齊散去。他野外孤鬼,甚是悽楚。又沒有黃錢使用,又沒有飯吃,常到土地面前求告。



土地道:
我取卑微,不能替你洗冤,明日純陽祖師到,該我接待,等到來我引你哀求便是。” 


小孫謝過。次夜,純陽祖師果到,土地迎接,純陽道:
廟裏那有皮臭士?” 


土地道:
新來一怨鬼到此日夜號哭,小神力薄,不能指示,求祖師慈悲他。” 


祖師道:
叫他過來。” 


土地領小孫見祖師。小孫將前事
一細訴。 


祖師道:
此你蕩情之報,那曹嬌爲你養子,還盼你生還,你這段冤仇,還要王仲和與你報,後日王生當發,明春發榜,初任選河南開封府以訴此冤,你且托夢與他,求他請高僧替你起度,來生好享清福。小孫叩謝祖師。 


卻說王生自回徽州之後,約過半載,早是初春,爲科舉前來杭州,依然住在蓬萊。想當日情事宛如昨日。到吳山訪小孫之事盡得底細,歎道:
遲之來不能送之歸,而今彼流落於匪人,皆吾之罪也。” 



因有曹嬌之說,令人訪之,得之青蒼,往見道:
宜之事,曹淚落道,骨之惡且以子示之。道:此宜之骨殖。” 


王抱之視,亦淚下道:
此雖骨賊之惡,也是我之過。以白銀一兩贈曹道:卿欲將如何?” 


嬌道:
吾身已贖,待被求吾歸之而矣。” 


王道:
宜之有卿流落,亦不怨也。茶罷而回,當著匆忙三場考完,王仲和中了第二名,迎罷來望曹嬌, 


曹道:
君身已回程,忍令相知流他鄉呼。泣下不已,王憤激,送骨到官坐要宜之連及賊道。那裏去尋,骨坐牢病死了。 



這也是一命還一命,且說王又見骨已死,出口氣,收拾進京,春榜中第四名,殿前二甲,疊了河南開封府知府,接了家眷趕去赴任道:
宜之是否曉得我中了。” 


方才想到這裏,一陣冷風過處天昏地暗,鬼哭神號。
 


見一人披散頭髮,兩面流淚,跪在地上道:
哥哥替我報仇。


王見了將界尺一拍道:
何方鬼魅,敢戲朝廷命宮。” 


那鬼道:我不是山精野鬼,乃孫宜之也。” 


此時王已在曹家知宜之之名,道:
即是宜之,因何至此。” 


那鬼將前後事細述一邊,王道:
此二人今在何處?


鬼道:
一處綠衣縣典史,一處開封府知事。” 


王道:
既如此,我到任替你複刀就是。” 


鬼念道:
吾虛度十八歲,只有這點骨血,請大人念相知之表,撫其孤弱,則深感其德也。” 


王道:
此事吾自當任之,骨賊吾已置之死地,弟亦可少舒怨氣,我到任要究幹莫二賊,弟須來對證。” 


鬼道:
但于堂下設弟靈牌,出權杖一面,分土地領吾進門,弟自來矣。” 


王道:
曉得了。” 


鬼道:
有一要緊事相托,煩公賢一高人替我毀去臭皮袋,好去轉生,其骨灰帶回姑蘇付于父母。言訖拜謝,忽爾不見,王驚訝亦不就枕。 


次日打轎土地廟,果有宜之之軀。問和尚與鬼語無差。聞王臺山高僧悟風在京,正往來下火,悉前後情事,悟風道:
這也是前生一段因緣,待山僧親去替他下火來。” 


王著大到廟中將軀擡到化人楊,請和尚做了七日夜功德,悟風拿火把在手念往生咒念罷,舉火燒著,火中現出一少年騰空而起,正是宜之。王心甚是驚訝。化完後教人收了骨灰,送回姑蘇,也不回家,就從京赴任。既提干到,王道:
干知事,你未知罪。” 


干道:
沒有,” 


王道:
一披發少年拽你衣而進,對我哀求,怎說沒有。


干嚇得魂不附體,對答不來。 


王道:
爲人不做虧心,半夜敲門心不驚,干知事有甚不可對人講的事。忽莫邪進來見王公。 


王公道:
典史,怎麽那披發小廝又跟著你,昨夜可見一成冤鬼年十六七道,叫孫宜之到我前告狀,問你二人索命。這事可是有的?干莫二人道:沒有。” 


王道:
這事也難以辯白,可召這鬼來與你對質,方得明白。叫皂隸取今牌一面大書今土地帶冤鬼名孫義的到衙門聽審,干莫二人並衙門大小無不驚異。王公退堂沐浴更衣,又燒了道香,黃昏坐堂,放出告告牌,吩咐皂快肅靜,忽覺一陣陰風撲至門,上下不禁毛髮竦然,王公知孫已至,大叫原告孫義,堂下應了一聲,現出一個小官,頭髮披肩,竟上堂跪下。 


王公叫干莫:
你上來與他對理。兩個見了對頭竟嚇呆了,那小官走下堂扯住道:我陽壽未了,我與你有德無怨,今日須還我命來。干莫只是叩頭。 


王道:
這是真的嗎?” 


二人道:
真的,只求大人筆下超生,待狗官多做功德,超度他罷。王道:殺人償命,有甚推託,現將干將低命,莫邪削職,充軍邊遠。忽一陣風,鬼寂然不見, 


次日上本,龍顔大喜,下道:
王仲和爲福建禦史,以昭皇恩。” 


王公收拾起路,一路無話。
 


竟到蘇州,孫家孫三已進學,出迎道:
及前後事方知兄弟消息,舉家哀哭,接了骨灰,置於祖陵。” 


孫三同王管家到杭州來接曹嬌,迎入曹家,孫三道:
前後事方知宜之已死。亦痛哭,再四勸諭方住道:王公本薦聖旨,褒狀等事。嬌道:守志及婦人本份,且勞上幹天聽,妾流落煙花,辱令弟錯愛,心許終身相托,自當如此。怎敢受獎。” 


孫三道:
弟婦,貞德王公盛意,天子特典何爲不受。” 


曹收拾行妝同孫三來蘇州,王公披宣聖旨,皆見了禮,在蘇官員俱來拜望。
 


其子孫蘭已五歲,曹拜見了公姑,禮畢,改穿孝眼,盡三年之喪,克事公姑不表。
 


王公所事已完,收拾起身,孫家父母兄弟俱出來叩謝。王公又贈俸金謝百兩,爲曹氏養子之助。王公吃了幾杯酒,伏幾而臥,忽見宜之來謝道:
盛兄竭力周旋,不但生死均沾。抑令枯骨得有血祀,皆兄之恩賜,弟得悟風大師指點,幸已不落庸穢。感激之至。王道:弟受生何處,爲我言之。宜之笑而不答,口吟一絕。


三生石上舊精鬼
賞月吟風不要論
不須情人達相訪
此身雖換性長成


言罷笑而去之。王忙追去,忽驚醒,乃是一夢,殘燈猶在,爐香未盡,東方且白。王起凝神記事,忽見桌上一箋,取而觀之,及調一首,詞說:


恨天涯,蕩情女遊子滬如麻。狂風拍岸,驟雨封江,流落窮途,怎奈失林,今東明西,已向金陵遊狎。


王公子看了且驚且羨。此兒英靈不減,回家對夫人講起前話。夫人此夜夢生一兆,一探花入房感而有孕,次李春,王公任滿回家,夢宜之道:客歲之藥,弟特來,往後就請托你了。王生一公子。王心知爲孫轉世。命名義孫。後王位至天官,義孫少年登科。果中探花,此扶孤雪冤之報也。



         


風集完 






*-*-*-*-*-*-*-*-*-*-*-*-*-*-*-*-*-*-*-*-*-*-*


呼~


終於貼上最後一回了.....


在此做個小小的解釋


這裡面的分段是在下自己分的


原文其實一回只分了兩個大段而已


因為有人向某萌抱怨這樣看不下去


所以....就卯起來分拉~



若是造成覺得分段怪怪或是不順或是只忠實原作的人不悅


那真是萬分抱歉


其實小女子在分段時也非常惶恐


好像在竄改東西似的......(抖)


不過....


因為自己看的時候也覺得會眼花


所以還是分了.....


如果有什麼比分段更好的建議就請告訴我吧~(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