剣 と 寒 紅

關於部落格
華麗的一刀,帶來被拒絕的思念,請不要說出口,過於虛偽的紅,才是禁忌......
  • 6341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宜春香質-風集第三回

第三回孫宜之才名卓著骨裏蛆巧計迷心 

                                 


不說孫家父母四下找尋,且說王謙文帶了孫,片帆飛渡,孤舟遠遊,不二三日已到杭州。


這杭州東萊西水南北米,四時不絕。更有一塊田地不是栽花踢球,自古帝王建都之所,名寶奇迹之鄉。


玉謙文尋了小蓬萊做下處,小孫從未到西湖,觀之不盡,玩之有餘。


一日,玉謙文對小孫道:
宜之是否高興,代我寫一律如何?” 


孫揮筆成二律。乃蘇堤春曉兩峰插雲,雪峰久招:



   
仿佛沙堤路徑通,微海錦帶有無中。


山移水阻行還是,鳥和漁歌語早江。


月欲穿花天又曉,星初度柳日將東。


看山居士今何在,誰有桃花笑口紅。



  

王謙文看了十分歡喜道:向以宜之通詩,不料好極至此,真美哉少年也。恩愛愈篤。



一日金陵妓女董宛如來訪,王謙文與之對奕,連輸數盤,謂孫道:
宜之善此,請爲我敵之。宜之對董道:求教。兩人對局,宛如連輸兩盤。道:丘哥真正好棋,容日再請教。相別而去。


宜之名遠傳於外,今日這個求詩,明日那個來請教弈棋。看了孫人才風流,舉止儒雅,便有起心要拐他。



有一人姓虎諢名叫做骨裏蛆,設一計請他在城西城隍廟裏下棋。


宜之也欲不去,那裏又來請。王道:
丟下個三二盤就回。宜之首肯。


上山到城隍廟,骨裏蛆接著迎入長生房,茶罷對局,三盤兩勝是宜之勝了。


宜之起身告別,骨裏蛆極力挽留,忽董宛如到,對孫道:
丘哥也在這裏,小妹不敢動手了。


骨裏蛆道:
二位男才女貌。可爲對手對局一次如何。


兩人又下了幾盤,宛如道:
丘哥真好棋。我到杭州來訪友玩景。樂不留人,倘他回舟次金陵。希留步一往。


宜之道:
我亦欲遊金陵,到京自當前往。忽酒至,孫董上席。


半酣與宛如告別。宜之起身送別。重入席中,骨裏蛆與衆道士打邦行令,弄得宜之大醉。坐立不定,倒臥床上。骨先而衆道。


繼之,醒而悔之不及。奈何骨又媚以酒,宜之暗道:
此人雖待我不薄,我將何面目見王兄。暗暗悔恨不以。


宜之一連在山上住了十日,王謙文又見丘不回。著人到吳山打聽,這些醜態一一都知,回報王謙文,文歎道:
如此人才,原來不立品的,可惜可惜,我若不急辭他回蘇州,將來不知何等結局。既修書一封於宜之,雲家中有信促回,特書一封別之。


宜之見了既起身道:
王兄南歸,我趕上去送他。遂別衆同書司回小蓬萊。


玉謙文迎著道:
連日忙得緊。


宜之面紅過耳道:
被這些不情之徒纏住了。


玉謙文笑道:
還是爲情纏住了。宜之羞惶無地。


王道:
此輩不宜與之,客人不淺,宜之少年英俊,宜擇善而從,這些匪人還是遠離罷。宜之連聲道是。


文道:
宜之久別鄉間也該回去一望。家父母有書召見既登途南回。不勞遠送。遂拿出白銀三十兩,綢衣二套外加盤費。


王對宜之道:
屈君伴讀一載,薄利不典,少伸寸忱,容後日報。宜之情知同,過意不得,曉得玉謙文不快活,他也無面目相對,便道:久思久曲,不忍會兄,只既有南回之行,弟既命姑蘇之駕矣。王生大喜。既和孫同到城外,討船回鄉,


且說骨裏蛆次日著人打聽,曉得王已南行,丘回蘇州。想到丘回蘇州,王必贈,趕回來屁股有得頂銀子有得手,既刻追趕。


這也是宜之倒運,若遇順風怎麽趕得著。剛遇江上風大,船不能開。


宜之正在船頭上立,骨見了道:
你怎回鄉也不對小弟說一聲,小弟前來送行。且去吃一杯。扯到一妓家姓曹名嬌。替他餞行。


酒後被曹留住過夜。小孫但被人弄,卻從未親過女色。春風一度,力怯魂消。次日遂不回姑蘇,將行李盡撒手曹家。夜夜春風,一住半年,盤纏已盡。他只認得王謙文,只得將身子於人。誰知這些人騙了你屁股項,還要趕他走,只有尋骨裏蛆,起初還留他頓飯,後來竟躲起來,只得到山上打道士吃他一碗半碗。


有一道士見他窮無賴,要他到一和尚寺中做代書。


名爲代書,實爲和尚老婆。那些和尚又衆,屌又硬,又長久日夜相纏,弄了十數日。大家爭風打了一場,寺中俱不許留小孫,留者遂出山門。


宜之無處安身,走到曹家,曹嬌道:
懷胎三月,實及君厚。丘喜極要到吳山借宿,頂頭撞著骨裏蛆,宜之道:我在王謙文處讀書好好的,你擺個圈套拆我好友,他打發我回蘇州,你又趕來以美人計局我,我如今一貧如洗,朋友跑盡,都是你之功勞。


骨道:
是小弟不是,如今有一安身所在,做些微辦生意度日,如今柴荒米貴,不是大老官,那有成飯養人。你如今進退無路,我又不能養你,待我尋些好處再作議處。


小孫弄得沒法,只得應承道:
不知可做得來。


骨道:
曲子你會唱,有什麽做不來。” 


小孫道:
這還差不多。


骨道:
如此便同志。行本多時,到一店中,有四個人在那裏。


進去相見了,三人說了一會兒,對小孫道:
要你唱幾句。


小孫乘著些酒興,唱了一會,甚是好聽,兩人大喜,拿了文房四寶,要小孫寫字。


小孫問骨:
寫什麽?


骨道:
他們貴行中要寫個投貼,文書一則好稱呼。二來無做朋友有生意與你做,設生意便不管你吃飯。


小孫是饑寒怕了的。聽了此話。提起筆一書而就。遞與二人。二人你推我進,一姓冉的收了。出了一個東道,請了骨。又把了骨一兩銀子。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