剣 と 寒 紅

關於部落格
華麗的一刀,帶來被拒絕的思念,請不要說出口,過於虛偽的紅,才是禁忌......
  • 6341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宜春香質-風集第一回

     
*-*-*-*-*-*-*-*-*-*-*-*-*-*-*-*-*-*-*-*-*-*-*-*-*-*-*-*-*-*-*-*-*-*-*-*-*-*-*-*-*-*-*-*-*-*

第一回 書房內明修棧道臥榻上暗度陳倉

蕩情年少似楊花,著處留戀故樁盡,妖嬈風騷賣遍蝴蝶,枕前顛倒夢杜鵑,被底溫柔天嚐滋味,夜夜作新人心所願。

前三三三不厭,暮四四四欣羨,猛撞著魔頭風流過。犯正人棄擲羞,為伍流落窮途,受苦難問世上,如今作嫩郎蕩可踐。 

右調’西江紅’


天上恩情其下不及,情之所鍾在我輩。

我輩而無情,情斯頓矣。

益有情則可以為善,無情則可以為不善,降而為蕩情,則可以為善,可以不為善矣。

世無情吾欲其有情,世溺情吾更可處其蕩情,情至於斯害世矣,屬於情並害情矣。

情既受害始,也是受其愚終。焉身任其咎試看,從來水性楊花,朝三暮四。有一中令善者否。

雖然奉世人如斯,吾亦安能權責。

試舉一人以爲榜樣,令千萬人觀之,觸目而寒心。悔過而改過亦矣。

宜尼不刪鄭衛意也。須要著官會看。


話說蘇州虎丘有一少年,生孫名義字宜之,姿容雅談,清芬逼人,體態嫵媚,玉琢情情,旋飄灑落,風致飄然。豐韻輕盈。年方十二歲,便喜結交朋友。

一班學生從沈先生讀書,內一學生年長十八歲,姓李名尊賢,專一好拐小官。撞著小孫又極好人弄,

一日。先生不在家,大家學生打伴耍子,猜枚打牌,頑了一會,李尊賢看得孫小官中意,便道,我們如今猜個狀元拳,聽狀元發放,叫他做什麽就做什麽,不然違規,違規罰勝方抵抗搗屁眼三下。

大家道:便是這個的,一齊賭,卻是小孫做了狀元,李尊賢卻輸了,小孫罰他放散頭髮,挽五個丫髻奉酒,又叫他妝女人唱曲。弄得李尊賢完了,再猜,卻是李尊賢做了狀元。小孫卻輸了。

李尊賢道。我也不罰你跪,也不罰你放散頭髮,我只要你妝做娼婦行徑,陪我吃酒,親嘴呷舌。小孫一一如此。

再猜。李尊賢道,如今狀元便頂屁股的,小孫說使得。

有的道,若不肯的怎麽辦了。

李尊賢道。不肯的罰他吮尿。

大家笑道,便是如此,便是如此。

這次又是李尊賢做了狀元,卻好小孫是榜眼。

李尊賢道,我等替榜眼會了同年著,叫小孫脫褲子如此。

小孫面有難色。

李道:有言在先,不則吮尿,露出大屌有六七寸長,一握大小。

小孫拿了道。此物大,弄了要疼。

李道,小屌頂來不爽利,大屌一頂得屁眼內又癢又脹又酸又麻,抽一抽爽利一爽利,快活得沒法理。

小孫道:“臭油嘴,你道我不曉得,我前日看見一個小唱替別人頂屁股,日內哼哼嘖嘖,就像有趣一般,我心中也要試發一試發,卻好有新眷到我家來,留他和我睡,我要試發此道,摸他,他到也在行,便我摸你你摸我,你挖我屁眼,我撬你屁眼,我小屌不硬,他大我兩歲,屌也大些,卻還沒有你的一半,被他按住一頓頂,只得一味疼楚,有甚趣,所以我這段心也放下了,你今日又來嚼舌,我不聽你的。” 

李尊賢道:“你那令親只有十二歲,陽氣未足,不能奈久,所以沒趣,撞我這張硬屌包管弄得你淫水直流,快活要死,還不肯放我哩。”

小孫道:“一法說得這樣妙,我就把與你,弄得我不快活,再也你說話。”

李尊賢道:“若弄不得你快活,聽你怎麽罰便是。”

小孫道:“如此聽你擺佈便是。”李尊賢將小孫放在春凳上,扯去褲子,面朝春凳,屁股朝天,唾一口殘唾,如小孫屁股上一抹。小孫道聲怕人,李已到屁門。大屌眼小,甚是枯澀,多方攻擊。不能入內。

小孫道:“疼得緊,不弄罷。”

李道:“好味在後,我怕你疼,不敢急進,所以耽擱工夫了,若是動蠻,快活多了。”

小孫道:“左右是疼,索性進來罷。”

李道:“如此你將雙手扳住屁股,像努屎的一般,著力一掙,我便進來也。”自己屌上又搽了唾沫,將插進小孫屁股裏,舉屌當門叫聲狠努,孫著力一掙,李乘勢就進。小孫把腳一縮,叫聲慢些,已過去了一半。

小孫道:“怕人,裏面脹得緊。”

李又是一挺,已到根,遂大抽大弄。小孫不勝排閣奪壁之苦,李緊抽慢弄,愈進愈急,久之覺屁眼內滋潤清溜,進出如意,浸浸然有水從中來,只覺麻癢有趣,不禁豚爲聲而腰爲顛,身爲亂扭,而腳爲湊,又久之息微口呻,氣喘吁吁,神魂飄蕩,樂而忘身。李尊賢知其得趣,著力狠抽,小孫已入趣鄉,叫親哥哥,真有趣,舉身掀騰,亂矗上來,掉轉頭來與李接唇呷舌。

正是情濃之際,聞先生扣門聲不絕,不及成歡,整衣而起。先生查書備課,一番放學。

小孫回家,十分不快。罵道:“老不死,老殺才,劈風情的死賤坯,早不來遲不來,剛剛正在美滿凍處,摸將來,弄得我丟又丟不下,放又放不開。鼻頭上蜜糖,吃不到。

坐在書房內,飯也不吃,咬牙切齒,恨恨不平。忽小廝書僮來叫吃飯,小孫看了書僮倒也乾淨,梳光頭,洗白臉,也還不是醜驢一個。想到,把他來泄火,也強似自己挖撬。便道:“今夜拿鋪蓋到房裏與我做伴,我心上不爽利,不吃晚飯了。”

書僮報知主母,母自往問病,小孫道:“沒有什麽病。只是神思昏倦。要睡,恐怕醒來要菜吃,書僮在這裏打鋪問候便是。”

其母道:“不打緊,便在書房住。若真不耐煩到裏邊睡,我好照顧你。”

小孫道:“沒甚大要不得的,困一困覺便好。你們不要吵我,我要安靜些。”

其母分付書僮。好此伏事六叔,遂過去了。書僮點燈鋪床促小孫入睡。

小孫道:“我還略坐坐,你先睡。

書僮道。我伺候六叔困。”

小孫道:“你今年幾歲了。”書僮說十七歲了。

小孫道:“也曉得要老婆麽。”

書僮道“六叔又來了,老婆哪個不要。哪里來。”

小孫道:“你替旺兒兩個頂屁股。有這事麽。”

書僮道:“六叔睡罷。”

小孫道:“人對我說,你我打帳要對老爹說,每人打你三十棍,想來不知道這事有沒有,我問旺兒,旺兒一口招了,再四求我,我看他老實上饒了他,不說,你到我跟前到這樣作怪,我明日對老爹說了,打在你身上,看認不認。”

書僮急了道:“六叔休發怒,這事是有的。”

小孫道:“他說是你弄他的。”

書僮道:“六叔不要聽他,他比我年紀大了二歲,我又標致似他,難道他不來騙我,我倒去騙他。”

小孫道:“這個你說得是自然。是他騙你,我問你,把人弄快活麽。”

書僮道:“也有趣的,若一味疼苦也不做了。”

小孫道:“怎樣光景。”

書僮道:“起先有些疼,後來弄久了,倒也有趣,似麻似癢,愈久愈好,但恐得意濃時,一下泄了,便掃了興頭。”

小孫道:“旺兒可盡你興麽。”

書量搖頭道:“他麽,五老兒挑水,進門便跌倒,是沒用的東西。”

小孫道:“是那個好。”

書僮道:“只有...”便住了口。

小孫道:“怎麽不說完。只有那個,只有那個什麽?要說要說。”

書僮道:“六郎眼前說也不妨。只有三相公一項就快活殺人,我前頭丟了兩三次,他還不丟哩。這根屌真是妙物。又大又熱又硬又肥又堅又久,開得爽利極了。”

小孫道:“我今替你爽利爽利。” 

書僮道:“六叔講大話,只怕還弄不過去哩。”

小孫道:“你看。”兩個吹了燈兒,摟著上床,小孫摸書僮的屌,雖不甚大但也火熱。書僮摸小孫的屌,細如筆管。長未寸半。道:“六叔,你這個太小,怎麽弄得人。”

小孫道:“試試看。”搽了些唾沫,放將進去,弄了不一會兒就軟了。

書僮道:“不行,你的不行,我勝如你十倍哩。”

小孫道:“一法就把我與你試試看。”

書僮道:“管叫六叔爽利便是。” 扳著小孫屁股就弄。剛剛弄到好處,書僮便泄了。

小孫問如何不動了。”書僮道:“丟了。”

小孫道:“爽利,弄得不爽利,我不管你,你弄得我爽利便罷,不然是放你不過。”

書僮道:“待我弄硬來。”一頭捏一頭搓,又硬了起來,這次比上次長久了許多,完事,小孫欲心猶未盡,又替小孫搓,書僮哀求道:“饒了小的罷。” 

小孫道:“饒了你,你怎麽做個計,不知不覺受用三相公一夜,我便饒你。”

書僮道:“這個不難,我有妙計,管教大叔享用三相公美具,又不曉得是六叔,三相公每夜定拿我來醉酒,如今我在大叔居中住,明日三相公回來定要扯我如此,我設法開門,我出你進,脫褲上床,他是酒中,見屁股就弄,你決不可出聲,誰人曉得此計?又不出醜,落得爽利好嗎。”

小孫道:“妙,明晚依計而行,次早進館讀書。” 

晚上孫三道:“書僮,鋪床伏事我睡。”書僮孫三扶到床上,孫三就要替他龍陽。” 

書僮道:“我到六叔那裏看看來。”

孫三道:“睡一覺再去末遲,我火動得緊。” 書僮只得應承上床,兩個就發作起來了,急得小孫心癢難撓,忍不住打一個暗咳,書僮聽了故失驚道:“呀,忘記了夜壺未收。不要被做公的拿了去。”

孫三道:“這個要去拿了來,小奴才這一歇直要弄到天亮哩。”

書僮低聲道:“不要出聲,恐人聽見了沒趣。”

孫三道:“你不穿褲子快去快回。“我去去就回。”開了門提夜壺與小孫。

小孫換進門,孫三道:“快上來,我要硬殺了。”小孫不應,爬上床,孫三欲火正盛,扳著就弄,虧得小孫在門外聽他二人狂蕩,屁眼騷癢,淫水直流,孫三這張大屌方弄得進出,此時酒性正發狠抽猛頂,頂得小孫呻楚不勝,快活欲死,只將屁股亂扭亂湊。弄至五更,其抽愈急,屁眼中愈爽利,四腳都軟了,口中冷氣直噴,哮喘不定。孫三一個寒戰,穀道一緊,其精直射小孫屁股內,既熱而多,甚能殺癢,不知小孫如何脫身,且聽下回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